天齐锂业股票怎么了:159亿元定增终止 天齐锂业大跌6.29%

金融界网1月18日消息 今日天齐锂业股票怎么了,天齐锂业开盘跌6.29%,报56元。

天齐锂业股票怎么了:159亿元定增终止 天齐锂业大跌6.29%

周五晚,天齐锂业披露了控股股东包揽认购的159.28亿定增计划。当天该股股价收于涨停。

天齐锂业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发行价格为35.94元/股,由于较二级市场大幅折价及增发带来的股份摊薄,公司增发事项引发极大争论。

周末,深交所发出关注函,五问天齐锂业增发问题,其中还提到是否存在忽悠式定增。

1月17日晚间,天齐锂业披露终止公告,称鉴于可能构成的短线交易,公司终止此次增发。

天齐锂业披露公告称,鉴于控股股东前期为支持公司发展而实施了股份减持计划,为避免任何由于继续推进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可能导致构成实质上的短线交易的风险,从全面、切实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角度出发,公司经审慎分析并与中介机构反复沟通,决定终止本次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事项。

天齐锂业主动爆雷:125亿债务月底到期,可能还不起了

“蛇吞象”后遗症显现,百亿债务压得一家明星公司喘不过气来。

天齐锂业股票怎么了:159亿元定增终止 天齐锂业大跌6.29%

11月13日晚间,锂资源龙头企业天齐锂业(002466.SZ)主动爆雷,公司18.8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4.4亿元)并购贷款将于2020年11月底到期,存在无法及时、足额偿付导致违约的可能性。

天齐锂业股票怎么了:159亿元定增终止 天齐锂业大跌6.29%

作为曾经的大白马股,天齐锂业眼下陷入债务违约困局,始于公司一次逾40亿美元的海外大并购。

天齐锂业股票怎么了:159亿元定增终止 天齐锂业大跌6.29%

一笔四川民企最大海外并购

天齐锂业股票怎么了:159亿元定增终止 天齐锂业大跌6.29%

天齐锂业是中国锂资源的龙头企业,主要从事锂资源开采、销售和锂盐产品生产制造。2018年5月,天齐锂业以40.66亿美元(当时约合人民币259亿元)拿下智利锂矿巨头SQM公司23.77%的股权,加上原本持有的2.1%股权,合计持有SQM公司25.86%的股权,成为SQM公司第二大股东。

这也是迄今为止四川民营企业的最大海外并购案,被称为“蛇吞象”式收购。天齐锂业自筹资金只有7.26亿美元,其余资金均由中信银行牵头的银团提供贷款,导致天齐锂业背负了巨大的财务压力。

同时,天齐锂业巨资收购SQM股权可谓“买入即巅峰”。受供求关系影响,暴利时代很快结束,锂业市场下行。以电池级碳酸锂市场为例,3年前市场价格高达17万元/吨,但11月13日红星资本局查阅各大平台报价发现,电池级碳酸锂报价已在4.5万元/吨左右,上演了“过山车”般的行情。

在美股上市的SQM股价同样也坐了一回“过山车”。2018年天齐锂业收购SQM股权时,约合每股65美元,较其股价有一定溢价。但2019年后跌跌不休,一直跌到每股20多美元,天齐锂业2019年也不得不计提减值52.79亿元人民币。同时,天齐锂业高杠杆收购SQM股权导致财务费用大幅增加,2019年度并购贷款仅产生的利息费用合计高达16.5亿元人民币。

SQM股价走势(月线),天齐锂业高位站岗

受累于SQM股权收购,天齐锂业2019年巨亏59.83亿元,超过此前三年公司的净利润总和。今年前三季度公司继续亏损11.03亿元,并且预计全年仍然会亏损13.6亿元至22.7亿元。如果连续两年净利润为负,在公司披露2020年年报后有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两次海外豪赌,前者成功后者当“接盘侠”

在收购智利SQM之前,天齐锂业曾经有过非常成功的海外并购,2014年利用资本杠杆,斥资50多亿元完成收购澳大利亚泰利森公司。泰利森拥有全球品位最高的锂辉石矿,正是这笔收购让天齐锂业掌控了国内锂资源供应的话语权,成为电池级碳酸锂的行业标准制定者。

当年,天齐锂业董事长蒋卫平在并购完成后曾接受记者采访,表示“公司面临生死关头,无论如何也要去搏一下。”天齐锂业曾与泰利森是多年合作伙伴,但美国洛克伍德公司2012年宣布将收购泰利森。蒋卫平认为泰利森一旦被别人收购,天齐锂业将完全丧失话语权,彻底沦为低质的加工企业,于是决定发起反收购。

同时,国家有关部门考虑到中国锂产业可能面临的危险局面,也纷纷为天齐锂业大开绿灯。短短两个月,海外收购需要的审批程序全部完成,最终天齐锂业在中投公司的协助下,成功完成对泰利森的收购,并让天齐锂业坐稳了国内锂业第一的宝座。

两年后,从海外并购中尝到甜头的天齐锂业又瞄上了智利SQM公司。锂资源在自然界通常以两种形态存在:锂矿和盐湖。在全球锂矿里,品位最高的就是澳大利亚泰利森的矿山;而盐湖最好的锂资源大多集中在南美,特别是SQM旗下的智利阿卡塔马盐湖,一直是全球含锂浓度最高、储量最大、开采条件最成熟的锂盐湖。

对于锂业巨头们来说,地球上的锂资源相对有限,能掌握优质、核心的资源,就能在未来的发展中赢得竞争力。天齐锂业在并购泰利森成功之后,也希望复制这种成功,再进一步成为全球最大、最优质的锂资源和锂盐供应商。

但遗憾的是,天齐锂业没踩准时间节点,或者说操之过急——几乎就在全球锂盐价格处于巅峰时,做出了收购智利SQM公司股权的决定,不幸成为强周期行业的高位“接盘侠”。这导致了公司要花更多的钱,没有钱就大举向银行借钱,结果债台高筑,光利息都是惊人的数字,每年高达10多亿元。

事实上,天齐锂业近两年的严重亏损,均与沉重的财务负担有直接关系。两次海外大手笔收购,都是高杠杆“豪赌”,给公司带来了沉重的压力。财报显示,2020年公司财务费用高达20.28亿元;今年前三季度,财务费用仍然高达12.86亿元。天齐锂业也承认,公司降杠杆、减负债工作不达预期,今年又叠加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导致流动性压力进一步加大。

2014年海外收购泰利森,天齐锂业赌对了;2018年海外收购智利SQM,却不小心成为“接盘侠”,让天齐锂业背上了沉重债务。今天的困境,皆因高价收购SQM而起,如果时间可以倒流,不知道天齐锂业还敢不敢豪赌?蒋卫平会不会为当初的决定后悔?

天齐锂业董事长蒋卫平曾在业绩说明会上表示,全球范围内优质锂矿和盐湖资源稀缺,交易机会是有限的。当时也是因为反垄断审查要求,SQM股权需要剥离,才产生了难得的交易机会。

仍在积极引入战略投资者

眼下,天齐锂业正面临巨额债务违约的风险。据天齐锂业公告,按照公司与中信银行牵头的并购贷款银团签署的协议,并购贷款中的18.84亿美元将于今年11月底到期,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79.35%。

尽管天齐锂业已经向银团正式提交了调整贷款期限结构的申请,但目前尚在审批中,存在贷款到期未能成功展期而公司无法及时、足额偿付导致违约的可能性。

此外,天齐锂业暂缓支付2020年内到期的部分并购贷款利息。截至目前,公司累计未付银团并购贷款利息金额约4.71亿元。如果公司未来在偿付债务本息方面遭遇困难,公司的业务、经营业绩、资金状况、财务状况及日常生产经营等,都存在受到重大不利影响的可能性。

公司部分在建工程,如“天齐锂业遂宁安居区年产2万吨碳酸锂工厂项目”、“第二期年产2.4万吨电池级单水氢氧化锂项目”等,未来也可能将面临因暂时无法继续投入,导致前期投入无法完全收回的风险。

截至11月10日,公司控股股东天齐集团未来一年内到期的质押股份累计数量35,498.35万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75.82%,占公司总股本比例24.03%,对应融资及担保余额31.94亿元。

该融资及担保余额包括两部分:一是天齐集团质押融资余额22.35亿元,拆借给天齐锂业及其子公司6.09亿元;二是为天齐锂业及其子公司融资质押担保金额约9.59亿元,天齐锂业及其子公司实际借款余额为3亿元。

如公司业绩持续下滑、不能偿还大额到期债务等上述风险被触发,可能导致公司股价下跌;届时将可能发生天齐集团被质押权人要求偿还质押融资或补仓的情形。

天齐锂业表示,截至目前,公司现金流水平并未得到实质性提高,流动性紧张的局面也暂未出现实质性改善。由于眼下时间所剩不多,天齐锂业引进有实力的战略投资者已经迫在眉睫。

11月14日,天齐锂业高级副总裁、董秘李波告诉红星资本局:“公司和控股股东层面仍在积极引入战略投资者,只是目前尚未签署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战略投资者引入协议。”对于外界对战略投资者的各种猜测,李波表示以公司披露的公告为准。

西部证券分析师王冠桥表示,天齐锂业用于收购SQM的部分贷款将于11月底到期,公司债务负担沉重,存在流动性风险。但是天齐锂业把控了核心资源优势,布局了全球储量最大、成本最低的盐湖和锂辉石矿山,在未来全球竞争当中,锁定了长期资源竞争优势。公司作为国内锂行业龙头企业,债务问题仍有望得到合理解决。

最新一期“2020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显示,曾经上榜的天齐锂业蒋卫平家族已经跌出榜单。在此之前,蒋卫平家族曾经以111.7亿元身家在榜单上排名第235位。

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

编辑 白兆鹏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提示:

文章由启航财经转载,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上一篇: ?
下一篇: ?